2019年9月日記 ♪

如果世界上沒有『畫』這個字,你會如何形容上色的動作呢  ?

我想了很久,覺得『敷』是最好的動詞。敷,敷中藥的敷。理想上就是把對應的顏料,輕輕放在適當的位置。

如果畫紙是脆弱的傷口,我們拿筆尖來回戳它,那該是多痛多難過。

腕一彎,筆一側,沾了濕厚的植物糊,用整個筆鋒筆腹平行貼著,無壓力觸碰。或快,或慢。讓筆帶著水流動,整個畫面清透不滯礙,這就是我想說的『側筆的溫柔』。

 

Read More …

2019年8月日記 ♪

那天回程捷運上,澄累了側倒在我身上休息。

旁邊的乘客小姐看了看問:『你是她(指澄)媽媽嗎 ?』我想是啊澄都黏成這樣總不會是陌生人吧:『是啊。』

乘客小姐說:『喔喔喔我看妳很年輕然後說話又這麼溫柔,會不會(跟澄)是姊妹這樣。』

然後又問:『那妳25歲了嗎 ?』

我說:『喔我36歲了。』

心裡不停地放煙火,我想我今天遇見了天使,好心情可以維持很久很久~ \( *●▽●*)/

 

Read More …